您的位置: 主页 > 李荣浩《耳朵》是另一种音乐“景观

李荣浩《耳朵》是另一种音乐“景观

  李荣浩个人第五张正式专辑以“耳朵”命名,其意图已然明显,自然是要强调“听”的重要性,这其中蕴藏着回归纯粹音乐的深意。但或许连李荣浩自己都没料想到,《耳朵》最先受到关注的重点并不是“音乐”而是“时间”。专辑收场曲目《贝贝》,因为只有5秒钟的时长而引发全民狂欢式的关注。

  奇怪吗?确实奇怪,毕竟按照流行音乐常规范式,歌曲时长应当在3分钟左右,5秒钟简直就是“严重缩水”。但大众所关注的重点似乎有些跑偏,《贝贝》的重点并不在于“时间”,而在于歌曲“意图”。

  多路媒体文章按照《贝贝》来盘点此前各种超短时长歌曲的做法同样是没有搞清楚状况,在我看来,就创作意图来讲,《贝贝》其实是在创作出一种全新的呈现以及体验音乐的方式。当各位习惯于工业程式化的流行歌曲,李荣浩想做的就是带来些新鲜内容,告诉我们流行音乐可以有另外一种玩法。

  谈到玩法,《贝贝》很容易被解读为李荣浩的恶搞,但其实,这是很严肃的创作。这是基于音乐人对于音乐独到理解的风格化产出。联系到《耳朵》很“随意”的封面设计就能彻底明白,封面图上显眼的“补丁”以及涂鸦的“线条”其实都属于严肃的创作。其中逻辑就是,反常规、反套路、反工业。

  这对于李荣浩而言并不是心血来潮的操作,他从来都是如此独到,上一张专辑即是只动用一个“嗯”字就一酷到底。

  当然,李荣浩从来不会以牺牲作品的普世接受度来完成以上提到的各种“反向”操作,他的作品通常都拥有良好的市场基础。正如专辑《耳朵》发布初期即刻在坊间取得了相当可观的反馈,最直观的就是空降各大数位平台榜单,多首歌曲处于一个长期“霸榜”的状态。纵观业界,能够完成如此傲人成绩的歌手也只有李荣浩。所以说,李荣浩能够在个性创作跟大众市场间找到最完美契合点。这得益于他作为创作者出色的把控能力,通俗讲,他知道如何拿捏好度。

  在平衡适度的前提下,李荣浩动用独特方式来传达自己的音乐创作观,即,在既定套路之外还有若干种可能性。这造就了李荣浩作品的高度风格化,而风格最终能够成型,倚重的则是其全能化的表现。在内地乐坛,能够做到李荣浩这般包揽贯穿词曲创作、编曲、制作、混音、演唱等全工序环节的音乐人,基本可以用“逆天”来形容。也正是如此高强度的掌控一方面保证了李荣浩的创作体系形成,他是有体系的音乐人,简单讲就是有一整套联通技术、语言、审美的方法论。另一方面就是歌曲的纯粹性,即,李荣浩所预想的效果都能得到不打折扣的执行。最终,音乐跟他本人完成高度统贴合,他如手艺人般细致打磨音乐,在旋律、歌词、编曲等各层面都进行讲究的处理,由此最终产出的作品都散发着他的个性特质。作品人格化,形容的就是李荣浩。

  今番的《耳朵》所呈现出清晰的个性特质就完全源自李荣浩本人。因为他的存在,这张专辑突显出另一种流行音乐“景观”。

  所谓“景观”讲的是,《耳朵》这张专辑所呈现的并不单纯只是具体歌曲,更是一种宏观层面的审美取向,在其中可以体感到别致的音乐风格体系以及创作语言体系,进入到李荣浩的创作世界里,就会见识到不同于市场的“景观”。所以,在这里用耳朵听到的不止于音乐,还有,鲜活的画面感。

  具体来分解专辑《耳朵》所呈现的“景观”,音乐风格层面属于经典化的趋势。专辑屏蔽诸如EDM、Hip-hop这类强势的流量型风格,李荣浩坚守着最擅长的吉他音乐领域,或者具体讲,是以吉他为核心的摇滚乐领域。专辑在吉他丰富的表现力基底上进行多样化的元素匹配从而打造出丰富的音乐形态,简单举几例:《王牌冤家》是摇滚乐跟合成器音乐共同营造出的80、90年代复古形态。《念念又不忘》是将复古Soft Rock的质感跟Progressive Rock的叙事结构相结合的形态。《贫穷或富有》是主要由木吉他、电吉他、鼓结合营造出的即兴形态。《乐团》里有最直观的Guitar-rock形态,强烈的Funk味道充满原始动能。《我知道是你》有Art-rock的意味,在此可以领略到最经典的摇滚配方。专辑同名曲《耳朵》虽然由钢琴主导推动,但其中加入的爵士音乐元素为这首Piano Ballad赋予更多层次跟表现张力。

  按照具体歌曲多样化的呈现,整张专辑最终构建出时代感强烈的“景观”,可以是时光穿梭去到过往的流今岁月,感受复古的能量;也可以是时光交错,亲历各种音乐风格的交错,尤其是流行跟摇滚这两大门类,在李荣浩的操作下达到Balance的最理想状态。能够将摇滚乐逻辑自恰地渗透进流行音乐的程式里,这是属于李荣浩的真功夫。

  创作语言方面,专辑《耳朵》通过歌词内容输出营造的是充沛、详实、极具电影质感的“景观”,这可谓完全区隔于市面上诸多流行歌曲的模样。充沛对比的是高度简洁化,为押韵损伤语意的洗脑型歌词;详实对比的是热衷于立Flag,喊口号的空洞型歌词;极具电影质感对比的是堆砌词藻,不进行雕琢的流水账型歌词。李荣浩的歌词创作虽算不上绝顶精妙,但至少是讲求技术的,单纯充沛、详实、极具电影质感这三点就足够成为翘楚。

  李荣浩将内容创作视作跟世界对话的途径,所以他才会精心完成文字处理,由此来达到成功的沟通。而在属于他自己的语言体系里,他最擅长使用具备精准“捕捉”能力的文字来触发共鸣。捕捉到的可以画面,比如《王牌冤家》,创作立意已经是在致敬那部经典电影,歌词内容就更是贴合电影的画面感,“芒果冰,加了空气变成绿色,像我们之间的脏话跟情话,都毫无规则。”开场这一句就通过动静结合以及修辞将画面,甚至是剧情都表达清晰。捕捉到的也可以是痛处,比如《年少有为》这首讲述年少爱情失意经历的歌曲势必勾起众多听者“想当年”的情绪,诸如“假如我年少有为不自卑,懂得什么是珍贵”、“那些美梦,没给你我一生有愧”这类平实而颇具杀伤力的歌词能够瞬间击中各位人到中年的听者的内心。捕捉到的还可以是美好,比如《乐团》这首歌曲回忆起年少玩乐队的过往,“排练室的闷热,闷出好几首歌”,“押不上韵的就当做是风格”,同样是几句平实文字流将当年的青春肆意完整描述,虽然窘迫不济但因为青春而显得纯粹可贵。

  综合来讲,专辑《耳朵》里李荣浩是以生活亲历者跟创作表达者的双重身份而存在,所以他的歌曲具备扎实的叙事以及有效的疗愈效果。尤其在都市语境里,李荣浩更能够准确表达出都市人群所共享的焦虑跟幸福。这种极具现实意义的共鸣感贯穿专辑始终,成为“景观”里的重点。

  专辑《耳朵》是一张具备惯性的作品,延续了李荣浩在音乐以及内容两方面的高度风格化(个性化)的传统,并且这两方面同时存在非常值得回味的东西,所以“耳朵”能听到的不仅有丰富多样的音乐类型还有充实真切的故事内容。同时李荣浩尤其讲求技术跟表达的相互呼应,即虽然追求技术但并不沉迷极端的炫技中,而是以表达为最终目的,所有技术选择都是在为内容表达而服务。以这样的逻辑再次审视《贝贝》这首歌曲就可以看出,李荣浩动用这首反常规的歌曲,意图或许是将其作为专辑的Outro,意味着此前9首精彩充实的歌曲后的短暂喘息,以及,接下来他还会有更加先锋实验性的尝试。

上一篇:中国这个景区游客越来越少作为世界自然遗产门
下一篇:汇集丝路各国奇珍异石 酒泉天宝大景区值得到此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